反腐倡廉
警示教育
人生之路从“勤”到“纵” 命运轨迹由“喜”转“悲”——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李喜案件警示录
  • 来源: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
  • 发布时间:2016-09-19

 

看到一只受伤的喜鹊,左思右想觉得不吉利,请来“大师”卜算吉凶;带全家驱车去外地求签……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李喜,因忧心忡忡、心神不宁而迷信“大师指点”、遇事“问计于神”。
令其焦虑不安的,正是其犯下的违纪违法事实。在担任昆明市官渡区关上镇镇长、安宁市委副书记、市长、市委书记和昆明市副市长期间,李喜利用职务之便,为他人谋取利益,直接或通过亲属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827余万元、美元13.2万元、欧元3万元和价值33万元的钻石、价值27.66万元的黄金。
因严重违纪违法,李喜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。铁窗内,想到体弱的妻子、患病症的儿子,李喜感到一阵凄凉,他在忏悔书中感叹:“假如当初我没有走向歧途……全家就能团圆幸福地在一起……”
 “但是没有假如”“残酷的现实每天都真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”“多少次泪水从眼角滚落下来,就像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一般。”李喜在忏悔书中写道。
在“灯红酒绿”中构筑“财富之塔” 落得前半生“喜”后半生“悲”
 “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的好政策,没有各级组织的哺育和培养,我今天仍然还是滇池渔村的农民。”李喜,一个祖上世代靠打渔种田谋生的农家少年,因大学、中专招考跃出“农门”走出渔村,踏上人生坦途。
他曾经是勤奋努力的,能干事、会办事、能干成事的能力,在基层工作的长期历练中得到了展示。在组织培养下,李喜逐渐走上领导岗位,成为云南省安宁市党政一把手,后又被重用为昆明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。
李喜说,按照其工资和奖金,已经足够一家三口开销。全家团圆幸福的日子本值得珍惜,但李喜的心态却在悄悄改变。随着职务的升迁,他却放松了学习,不注重党性修养和锤炼,任由思想意识发生蜕变。
李喜平时接触到的不少老板过着奢靡的生活。“坐豪车、穿名牌、上酒楼,大把花钱,花天酒地……”是这些老板们留给李喜的印象。这对李喜产生了很大冲击,让他萌发了“要过上好日子”的念头。于是,他对物质生活的追求开始扭曲,一方面要住上豪宅、开上好车、穿名牌服装、喝名贵佳酿,另一方面担心离开领导岗位后再无“捞钱”机会,贪腐的大门由此在他心中悄然打开……
李喜在悔过书中写道,在担任安宁市党政一把手后,主政一方,他感到“‘呼风唤雨’,无所不能”。正当他“飘飘然、忘乎所以”时,围在他身边的人也多了起来。李喜爱讲江湖话,爱混老板圈,经常组织操办杀牛饭、全羊席,“整天迎来送往、忙于应酬,晕晕乎乎”……
觥筹交错、推杯换盏之际,向李喜涌来的不仅仅是明面上的各种吹捧、笑脸,还有暗藏着的各种诱惑和算计。
于是,李喜开始在灯红酒绿之中构筑起属于自己的“财富之塔”,也埋下了一颗葬送自己前程和家庭幸福的“定时炸弹”。如果说,曾经的奋斗跟机遇让李喜前半生人生轨迹划成一个“喜”字;那么失范的所作所为,又把他的下半生命运改写成一个大大的“悲”字。
 “明目张胆”“间接迂回”收受千万 回首过往他都不敢相信、不敢面对
据李喜回忆,刚来到安宁工作的时候,面对他人奉上的不义之财,他还是很谨慎的。祸患常积于忽微,小节不守,终累大德。随着收受不义之财次数越来越多、数额越来越大,李喜的心态也从忐忑不安渐渐变成心安理得。“2004年,因我在某工程项目中给予某老板帮助后,该老板为了感谢我,一次性送给我80万元现金,当时,我犹豫了一下,但最终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就收下了。”据李喜回忆,至此,他的廉政防线全面崩溃。
 “收下这笔钱后,自己知道是严重违法的,着实紧张了一段时间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又觉得没有什么问题,心里开始坦然了起来。”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、第三次。“于是有人送1万、2万元,我也就自然而然地收下了,有人送10万、20万元,我也只是客气一下之后也就‘笑纳’了。2006年,某老板一次性送给我500万元,2011年某老板一次性送给我300万元……”李喜从不敢贪走向敢贪,甚至发展为明目张胆地索要。
李喜利用手中权力损公肥私,视廉洁从政的相关纪律和规定如一纸空文——他曾利用职权帮助私企老板唐某获得项目开发权,并协调减免了50%的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,从而得到500万元“感谢费”;他曾安排下属陪同到山东探望病人,开支6万多元,以接待费的名义由其下属在分管的部门财务报销……
从2003年到安宁任职至2014年案发,十多年间,李喜先后直接或间接收受21名私企老板所送钱物价值1800余万元。当他接受组织调查,逐一回忆梳理所收受的那一笔笔财物时,他都不敢相信,自己竟如此贪婪,竟对纪法如此麻木,以至于都不敢面对。
钱不是自己亲自收的,就不容易被发现,有这种掩耳盗铃想法的人正是李喜。他不仅利用手中权力为家人牟利,甚至纵容亲属参与受贿敛财,他则在幕后进行着实际操控。通过安排亲属入股、代收贿赂等方式,让亲属在请托人的公司工作,领取工资;同时为亲属招揽工程,让他们在工程项目中谋取非法利益,自己则成了“权钱交易所所长”,间接收受贿赂1000万余元。此外,李喜还安排自己的驾驶员何某代收并保管贿赂40万余元。对纪法缺乏敬畏之心、治家不严,最终使全家都陷入到了困境之中。
忧心忡忡心神不宁 烧香求签寻“大师”指点
据李喜回忆,他也曾想把不义之财退回去,却又侥幸地认为送财物者不会讲,时间长了就没事。但当有人真的“出事”后,他就慌了神儿。“2014年初安宁市某些政府官员被查处,我十分害怕,担心牵涉到我什么问题。为保险起见,我找到送过钱给我的多个老板,将钱退还给他们,试图逃避法律对我的制裁,并叮嘱他们统一对纪委、检察机关的说辞。”
李喜在忏悔书中提到,得知当初送自己80万元贿款的地产商老板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后,他焦急万分寝食难安,但随后又开始“自我安慰”——“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侥幸心理又一次占据了上风。”在忏悔书中,李喜将自己当时的心态形容为“焦虑与幻想共存”“度日如年”。
在意识到自己拿了不该拿的钱有可能会“出事”之后,李喜忧心忡忡心神不宁,度过无数不眠之夜。他变得非常迷信,遇事总是要找“风水大师”或是求神拜佛。当听到算命“大师”说他会有大灾时吓坏了,急忙寻求破解之道,并听信了算命“大师”的“指点”,重新挑选了一个“吉祥”的手机号码。
2014年的一天,李喜家里飞进来一只喜鹊。家人发现这只喜鹊已经受伤了,忙把喜鹊的伤口包扎好放走,但仍然觉得这件事情不吉利,又请来“大师”卜算吉凶。“大师”测算后说,李喜家进了“不干净”的人,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驱出去,才能保全家平安,否则李喜家人将会遇到灾难。
李喜全家经过仔细排查分析后,认为这个“不干净的人”就是与李喜妻子关系好的一个朋友,她经常来李喜家串门,就认定是她带来了灾祸。于是全家商定由李喜的妻子劝说这位朋友别再来李喜家了。
2014年国庆节,李喜带着全家长途驱车到云南大理鸡足山拜佛。来到山上的寺庙里,李喜虔诚求签,心里默念着请求神仙护佑,保自己无事、保全家平安。
李喜理想信念丧失,不信马列信鬼神。然而事实证明,作为党员领导干部,如果不努力工作、为人民服务,如果不严以用权、廉洁自律,却败坏纲纪贪赃枉法,就不可能逃脱纪法的严惩,也不会有什么神仙和菩萨来保佑。
直到李喜接受组织调查,他如大梦初醒,“一切侥幸和幻想都破灭了”。
案件剖析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李喜,一个有着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,本应意志品质坚定,但他却背叛了入党时的铮铮誓言,败坏了党员的忠诚品质。随着职务的升迁,李喜逐渐变得忘乎所以,胆大妄为,公然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异化为个人谋取私利的工具。各级党员领导干部要从中吸取教训,不断加强党性锤炼,切实解决好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这个“总开关”问题。要把党章作为根本遵循,把党的纪律作为悬在头顶的“三尺利剑”。要守住党和人民交给的责任,解决好“为了谁、依靠谁、我是谁”这个根本问题。要深刻认识到党员干部就是人民公仆,要有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的谨慎,保持心有所畏、言有所戒、行有所止的约束,要守好公与私的分界线,坚决防止市场交换原则的渗透。任何时候、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搞特殊、越雷池,使守纪律讲规矩成为浸在骨子里、融在血液中的自觉修养。
从李喜严重违纪违法的历程来看,一个人没了底线,就什么都敢干。党员领导干部必须谨记,当手中有了权力时,奉承、追捧、攀交情、拉关系、请客送礼的人会多起来,在这样的情况下,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、有多大魅力,实际上这些人是冲着你手中权力来的,表面上对你恭敬有加,实际上别有企图,甚至暗藏玄机、设下陷阱。
一步很短,一生很长,有时一步走不好就毁掉一生。各级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心中有杆秤,手中有戒尺,严格自律,慎言、慎行、慎独、慎初、慎微、慎友,守住底线,过好人情关、名利关、苦乐关,保持纪律的刚性约束力,真正做到一身正气、两袖清风,堂堂正正做人、干干净净做事。(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刘芳源 整理)